相关文章

“中国梦”的英文咋翻译?可不简单-北京翻译公司

(新华社记者  丁海涛/图)

2012年底,习近平总书记刚上任不久,就提出了“中国梦”,并把这个中国梦定义为实现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”之梦。2013年3月,在全国人大会议的闭幕式上,习近平还9次提“中国梦”,展现了他接下来10年施政的主轴。

“中国梦”一词,让人直接联想到太平洋彼岸的“美国梦”(American dream)。“美国梦”是一种信念,其核心的主张在于:美国是一个希望与机会之地,只要肯努力肯奋斗,便能成功。美国因移民而强大,而无论是过去或者现在,“美国梦”一直都是吸引世界各地人民移民美国的主要原因。多少人在自己的祖国默默无闻,甚至穷困潦倒,到美国都能闯出一片天,不仅丰衣足食,自由快乐,甚至还能在不同领域领袖群伦,执世界之牛耳。

我记得,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,中国梦这个议题的回响依然热烈,网络、媒体仍不断地从各个面向切入,努力阐释,踊跃讨论。有趣的是,就连“中国梦”的英文该怎么翻,都是争论的焦点之一。

有人说中国梦的说法仿美国梦而来,美国梦是American dream,中国梦自然就该依样画葫芦,以形容词加名词的组合叫Chinese dream。有人持反对意见,认为美国梦强调个人主义,中国梦多从国家层面出发,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,故用China dream才比较接近实际。

有些支持China dream的学者提出,China和Chinese均可作定语,理论上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皆可。然有人提出英文里含Chinese的词组贬义比例偏高,如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(中国餐馆综合征)、Chinese whispers(扭曲原意的传话游戏)等,含China的词组则比较中性。是吗?那我立刻反问一句,Chinaman(中国佬)就没贬义吗?

这些学者的论证有点吊诡,兹举一例供大家反思。有人说,部首为“女”的汉字,贬义的比例似乎偏高,如奴、奸、妓、娼、婊等,我们是否就因此要尽量避免使用女部的字?其他部首的汉字难道就没有贬义吗?

时隔三年,这个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的争论至今似乎尚未完全落幕,举足轻重的英文网络百科Wikipedia(维基百科)对此也摇摆不定。“中国梦”的词目用的是Chinese dream,而内文却在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之间反复,令人玩味。

这个语言上的歧见看似小题大做,无关紧要,然而有时一字之别,传达的讯息却可能有明显差距,甚至南辕北辙,产生不必要的误会。事实上,根据我借助权威英文语料库所做的研究,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都是中国梦,两者都对,也都有知名的英文报刊媒体在用。然而如果细看文章脉络,Chinese dream比较偏向于“中国人的梦”,是一个中国人希望中国富强的梦;China dream则不然,它是个“对中国的梦”,多半是外国人想到中国发展,在中国淘金致富、功成名就的梦。

关于Chinese dream和China dream,当前的英语世界有这样的普遍认知。当然,很多时候语言问题不是非黑即白,只有一个标准答案,而是一个比例多寡的问题。英文不是我们的母语,英语世界对这两者的诠释,我们应该理解,并予以尊重,而不是让其主导本该属于对方的话语权。

换个角度想,中文的词语由外国人来主导定义,我们中国人能接受吗?